星子成河

我求求你了!

就算是让我做一场轰轰烈烈长长久久没完没了半死不活的噩梦也行啊!

求不要整我了!

你不要把我的处境,人物,说话方式,逻辑规律处理的和现实中的他们一样好吗!

这叫我怎么做啊!

一层层的梦境,一层层的恐惧。

就在刚刚的一两个小时里我被室友弄死了六次!六次!

我以为我醒了,其实只是在做下一个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救我

一直以来,我都怀疑我的梦境是由另一个我不知道的人操控的。

因为除了做梦本身,我还会出现介于梦和醒之间的状态,正常来说醒就醒了,可是不行。我会熬疼了眼,喊疼了嗓子,陷入巨大的恐惧,依旧醒不过来。

可这就说梦是别人操控的,确实证据不足。

但是,就在刚才,我又是将醒未醒,迷迷糊糊醒了好几次,我发现“它”已经开始向我编织假的记忆了――我做梦时一直都很害怕所以会喊会抓挠,但是因为睡死了都动不了――这次,我清清楚楚的感觉到我抓到了同学的纸卷,床的边框,甚至下铺女孩的头发,手心被纤细的发丝扯的生疼。当我终于大喊一声醒过来后,同学却反应说我什么都没干。

关键是!关键是然后我又睡着了,醒的时候看到了两个同学从门外进来,开了灯,暖黄的灯光照在他们的头发上――然后我真的醒了,她们确实回来了,但寝室的灯是节能灯,亮白。

“它”感觉到我越发想了解自己的梦境,“它”在警告我。

师兄~三缺一你来吗~

洛镇终年被刺目的阳光照射,每个人的脸都被霞光染成明艳的红,到了晚间又会被灰蒙蒙的雾气笼罩。
叶莱湘姑娘总带着一身的风尘,在街道上穿行而过,她问我,你看我和路边的弱柳是不是有些相似?
洛镇炎热,是没有柳树的,她来自哪里,经历了什么?我送了她些小物件,没能留住她匆匆的脚步。
夜幕下的洛镇睡着,却是我在做梦罢了。

熙园有一株极粉的花树。
江南的芳菲林是浅浅的暖暖的粉,而熙园的这一株则浓重的多。
帮派里的小典礼,总是需要到太守府摘荷花,有时候我会想,为什么不要这树上的花,非要那树下的呢?
边沁是更夫的名字,好名字,听到他的声音,我知道,得抓紧时间了,来不及再想下去。
天要黑了,金陵也要入梦来啊。

说西瓜侠和一人一狗的多
树下翁这个奇遇也挺难的
本以为很简单
哇真的不好找啊,第三只鞋竟然在房顶上
放弃重来了三次TUT
夕阳下落寞的我

噗╮( ̄▽ ̄)╭

终于发现截图功能了
蔡师兄一直都是花魁🌸

写给楚留香游戏中的一些人物【2】

方思明单出来写
肯定要单出来写啊!
虽然依旧是一条写不出来东西的咸鱼
_(:з」∠)_

方思明

  当我终于知道怎样得到一把伞的时候,我想在江南的烟雨中找你。
  想与你并肩立于这方小天地,想听雨打在伞面上,再顺势流下,打湿你我衣摆的动静。
  我会微微抬起头看你,看你没有被面具覆盖的那半边脸,看映在你眼睛里的世界,我会忍不住靠你更近。
  很不走运,每次我找到你,都是风和日丽。
  必须承认,第一次注意到我并不了解的你,很单纯的只是因为你的美丽,世间竟有如此特别的人,只在那儿站着,就是一幅画。
  若你知晓是这么个原因,会笑我的浅薄,还是微怒我的不敬。
  你很神秘,你总是会说些匪夷所思的词句。人啊人,是一种有欲望的生物,即使知道接近你可能很危险,即使能预见你并不明媚的未来,还是忍不住为你驻足流连。
  与你相处的点点滴滴,都很珍惜,我总觉着你并非传言中那么可怕,你的恻隐,你的犹豫,都令我动摇。尤其在被引入梦中,目睹你的过去后,我几乎被策反,更加心疼你。
  我不知道我错过了些什么,既没能与你恩断义绝,也无缘许你一生知己。
  我有时会去江南的芳菲林,本不喜欢粉色的我却每每被这景致吸引,那是充满了纯真和幸运的,我没能在你眼中倒映的世界中找到的色彩,繁盛得让人心酸。
  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
  思明兄,你常在江南,当是比我熟悉,我想下次看到你的时候,你拂去肩上落着的花瓣,骑着马我笑,背后是一片烂漫芳菲。
 

思明兄真的是日久生情啊抱抱【滚粗o(-`д´- 。)】
果然在我们的世界之外,“颜值即正义”是金典定律
他真的不是恶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