尧星子

写给楚留香游戏中的一些人物【1】

给一些NPC的告白吧。
我是一个玩武当的妹子,但是为了不让道长ooc平时直得一批。
但就我本人来说,这些角色都是很喜欢的。

楚留香

  故事的开始,是远方的海平面钻出来太阳,逆着光,你的影子被拉的老长。
  我被安置在这个很好很好的门派,我在这里入门,拜师,学武。
  然后跟着你,闯荡江湖。
  江湖是什么?江湖又在何处?
  繁华街市,深山老林,书香门第,清贫田居,命运之轮转动时,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你有一个诗意的名字,你有许多传奇的故事。
  你是名倾江湖的少侠,我是你的小友。
  我应当是与众不同的吧,在你的带领和帮助下,我结识了许多人,有过许多奇遇,见证了大大小小的江湖故事。
  那些人那些事,我懂的或不懂的,欢喜的或恼怒的。
  我的日子有些迷惘,思绪也越发复杂。
  我有时并不赞同你的想法,有时候却不得不敬佩你的睿智潇洒。
  我终是要离你而去,为了更遥远的未来,无需否认,我是定然会想你的,但那种思念无关缠绵,无关风月,如同茶,平静又清香。
  你会写短短的句子给我,我会发很长很长的信笺来回,我会告诉你我这些日子所经历的一切,雄鹰高飞,送去给你。
   香帅,很高兴结识你。嗯。

蔡居诚
 
  仔细想想,当初涉足这个世界最初的目的,是你。
  在我对那些事懵懂无知的时候,知道有你。
  我入了你所在的门派,然后见证你的离去。
  ――天知道这心理落差有多大。
  他们说你偏执,阴郁,易怒,我知道这些都不是空穴来风,但总觉着哪里不对,却有品不出个所以然来。
  武当山的,你我的,我们的家,其实并不太大,我放河灯的时候,撒扫花瓣的时候,巡逻的时候,修炼的时候,甚至只是站在桥上静静望着远方的时候,我会不自觉的猜想,你在这里的那些年,你在做什么,你若还在这里,你又会做些什么。
  悟道,何为道。
  掌门总重复着那些话,你对那些句子是怎样悟的呢?
  我猜不透,你的内心有过怎样的波折,阳光穿过云层,染得四下亮堂堂的,松和竹在青石板上投出斑驳的树影,我看到过往的人在那些光影中明明灭灭。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我也是会去金陵寻你的,夜幕下,烟花巷陌热闹非凡,倒是在这里我会想起那些所谓的道,我会感觉冷,我会怕这一切都是一场梦。
   呐,师兄啊,下次别那么急着撵我出来好吗,我不会话太多打扰你的,我就是想看看,知道你还在。

萧疏寒

  初见的那天说来真是值得纪念,那是最好的一天,也是最坏的一天。
  那天发生的一切,太快,又太混乱,我甚至没能认真看看你。
  你真的很像一个仙。
  雪白的发,清冷的脸。说起话来,语气里尽是悠远淡然。
  小道长猜想说,你在看着苍茫的云海时,白云间会不会也有神仙在看着你?我不那么认为,我偷偷站在你身后时,我看到那云是变化万千的,并且不是时时刻刻都有云的。
  你在想什么,你是在思忖各路红尘客的遭遇,还是在陷入更深的大道修行。
  我知道,我的历练远远不够。
  我想,当我了悟了这复杂的尘世时,是不是也能了悟到你,或者至少,离你的思想能更近一些。
  我多多少少知道从前你的那些经历,那是被整个江湖视为谈资,又被整个江湖渐渐遗忘的过往。
  你毕竟不天生为一个仙。
  往事在红尘中漂泊,而你和你的道,已经停留在这山中数年。
  数年,青丝变白发,少年成尊长。
  无从得知你想过什么,做了什么,明了了什么,得道了什么。
  我还是会走向金殿,在你身后,寻着你的目光,看云,看湛蓝的天,看偶尔飞过的雀鸟,临走前,还会像你说过的那样扣祷三声。
  师父,弟子有一句是私心给你的,福生无量天尊。


对我来说,香帅是师,毕竟故事是围绕他展开的,毕竟大部分剧情都是他带来的,对香帅不可能没有一点感觉,这也许就是无论他多渣都不会太讨厌的原因吧。
然后,作为一个站萧蔡的,,,就写一起啊!
但这是正经的个人向!
我是真的喜欢蔡师兄,刚开始也是同学安利了他的故事才玩的游戏,尤其三生树的奇遇后,我真的想他能回来啊哭(´;︵;`)
掌门师父,不懂,不懂得他的心,他的性情,虽然我现在和师父的性格相似度还是比较高的,但师父怎么可能像我这么皮(喂)。就像在现实生活中,我不可能领略大道,在游戏里,我无法接近师父。

也许会有二吧_(:з」∠)_
有许多话心里情感满溢,脑子里什么词句都表达不出来。崩溃emmm

 

评论

热度(10)